冬虫夏草,科学的笑话

2014-06-10 作者:吴光于 张源培 周竟 来源:健康管理
近年来,冬虫夏草被吹捧得神乎其神,身价一路飙升,赛过黄金。然而,伴随着市场的疯狂追捧,质疑的声音也越来越多,不少医学和科学界的专家认为,冬虫夏草并不神奇,甚至没有多大功效。

      

虫草价格和疗效被大大高估

       近年来,冬虫夏草被吹捧得神乎其神,身价一路飙升,赛过黄金。然而,伴随着市场的疯狂追捧,质疑的声音也越来越多,不少医学和科学界的专家认为,冬虫夏草并不神奇,甚至没有多大功效。
       “首先,它根本不是什么冬天为虫、夏天为草,动植物一体的神秘物体,说通俗一点,不过是虫体上长的一缕真菌。”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博士后、科普作家刘夙说。
       刘夙解释说,冬虫夏草属于麦角菌科植物,本质上是一种真菌。虫是虫草蝙蝠蛾的幼虫,草是一种虫草真菌。夏季,虫子将卵产于地面,其孵化变成幼虫后钻入潮湿松软的土层。土里的一种真菌侵袭了幼虫,在幼虫体内生长,并导致幼虫死亡。到第二年春天,真菌菌丝开始生长,到夏天时长出地面,外观像一根小草。幼虫的躯壳与菌丝共同组成了一根完整的“冬虫夏草”。

过去30年狂涨上千倍

       在过去30年里,冬虫夏草的价格涨了上千倍。一位长期从事收购虫草生意的中间商说,在上世纪70年代,在青海,一公斤虫草收购价仅几十元,几乎没人要吃。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中期,虫草终端售价涨到了2000元一公斤。而现在,虫草售价超过了30万元一公斤。
       据从事虫草买卖的商人介绍,冬虫夏草身价的暴涨出现在2003年“非典”期间。当年,每公斤虫草价格涨到了1.6万元。“那时有人称,中医古典记载虫草有提高免疫力的作用,甚至称能包治百病,一夜间它变成了‘神草’。”
       “非典”虽然过去,但是虫草的神话并没有随之消失,反而以每年50%甚至更高的速度上涨。到2007年,它的价格一度突破了20万元一公斤,在2008年短暂回落后,又一路飙升。

虫草神话理应被打破

       “目前没有科学证据表明,虫草对抗癌有作用。据我从业几十年的经验观察,还没有发现这方面的功效。”武警总医院肿瘤生物治疗科主任、病理科主任纪小龙说,证明疗效只有一种方法,就是大样本随机对照双盲的临床试验,但冬虫夏草没有被验证过。
       知名科普作家方舟子曾撰文批评虫草的炒作。“商家利用它产自高原,产量较少等特殊性,把它神化,而它本身没有多少值得吹捧的价值。”方舟子注意到,冬虫夏草是在“非典”之后突然被炒作起来的。“那时主要利用人们对非典的恐惧,它被冠以能增强免疫的名头,实际上不过是安慰剂。”
       针对市场的疯狂,2010年12月,国家质检总局发布了《关于冬虫夏草不得作为普通食品原料的通知》,严禁使用冬虫夏草作为食品原料生产普通食品。近日工商总局也曝光了“藏达牌冬虫夏草胶囊”的虚假宣传。
       刘夙认为,冬虫夏草的疯狂对生态环境造成威胁,也欺骗老百姓花了很多冤枉钱,由此建立起来的商业神话,应该被打破。“冬虫夏草,不是中药的神话,而是科学的笑话。”刘夙说。
       对于临床中医来说,虫草入药无非补益肺肾,并非人人实用。即使肺肾两虚病症,虫草入药聊胜于无,药性很平和,作用很弱,价格昂贵,而且替代药物较多,并非是常用的药品。近年炒作,无非是有钱人多,生活无节,又想多活几年,这药慢慢吃又不会有多大副作用,长期吃下去还有那么点效果,商业炒作就上去了。

本文原载《广州日报》2013-05-26,文章原标题为《冬虫夏草生长原理并非冬“虫”夏“草”》

最新杂志


   本期杂志以健康管理为题,“健康管理”的理念,在我国宣传和推广已有十余年,但迄今为止,除了商业化的“体验中心”风生水起、不断扩张之外,期关键环节——“干预危险因素,预防疾病发生和发展”,却未能有效地付诸实施,症结何在?
查看目录

关于我们


主管新疆书报刊发展中心
主办《健康管理》杂志社
出品江苏省健康信息发展有限公司
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 65-1283/R
国际标准联系出版物号ISSN 1674-8808
邮发代号58-166
广告经营许可证号6500006000150
印刷南京顺和印刷有限公司
协办中华医学会健康管理学分会
中国医学科学院健康科普研究中心
合作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医药有限责任公司
中国人民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
中国医学论坛报中国医学论坛网
支持中国健康教育中心健康传播部
世界卫生组织远程传播和疾病监测合作中心(美 国匹兹堡大学)
全球秀超级课程项目(175个国家,58,000名教员,3,600课件)
首页
友情链接
版权声明
杂志订阅
联系我们
协同期刊采编系统
Copyright© 2014 江苏省健康信息发展有限公司       苏ICP备14017426号